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福克蘭群島新通用郵票

颱風適逢星期日,變得「難得的」假期似乎浪費掉了,唯有在這裡添上一篇文章吧,當然發佈日期是隨心而定,因為從來都沒有說明是「即時更新」的。二〇一七年尚餘四個月,看來有不少國家已經公佈了他們餘下所發行的郵票圖稿,觀乎除中國大陸明日(八月二十八日)發行的《喜鵲》和台灣第四季的《保育鳥類郵票:水雉》外,應該沒有其他選購項目了,然而台灣的又是一枚難以貼在標準信封的小型張,看情況應該就此跳過,節省金錢、保護地球環境。

福克蘭群島新通用票票圖。

福克蘭群島至今的通用郵票仍然每五年一次更新,從成為客戶之後已經經歷過四套不同的郵票,今次再度以雀鳥為主題,不過全套十二枚都是福克蘭群島的「小鳥」,如此這般即是有部分物種都會是福克蘭群島及南美洲南部的特有種,如果是新入手的集郵者會是十分吸引,只是褔克蘭群島發行鳥類郵票的頻率極高,十二種物種其實以前都曾經登上郵票了,而且更為經典。

話雖如此,但我都是在七月中期間作出訂購了,其實我是不太希望這樣做了,始終郵局以人手貼郵票並不如以機器貼郵票般整齊,有時看到郵票不貼成同一橫綫水平便感到有點不安,如果能夠買回來自行貼好後寄回「倒戳」就是最理想不過了,而且也不會給集郵組增添麻煩!當然,他們有提供貼郵票「特別」服務我實在非常感恩的,雖不成同一橫綫水平但最少也我的效果圖一樣完美,無從挑剔。

如果有仔細留意票圖,我想大家都會感到很面善了,無錯就是和前年聖赫勒拿雀鳥通用郵票一樣的設計,只是國名和女皇頭像由金屬色改為黑色印刷。這令我有少許暇想如果南大西洋諸地的通用郵票能夠統一設計是多麼有趣,事實上各諸島郵票代理都是英國的Pobjoy Stamps,或許真的有此機會也不定。或許我嘗試寫信提議一下,或有可能願望達成。

同時發行的自動黏貼郵票,只以小册出售。

除了首日封和極限片,我也有如前一樣訂購了低面值角位四方連,不過收到時變了一條四連的郵票了,這事我仍在咨詢更換中。另外郵政局同時間發行一無面值自動黏貼郵票小册,物種雖然和10p相同唯圖案不同,適用於島內起重資費,不過最奇怪的是套票並沒有適合島內資費的31p(上一輯《鯨魚及鯊魚》在郵資調整時有增發,圖見前幾次的文章)。

寄回郵票、單據和極限片的「巨型」信封。

混貼四枚郵票符資以普通空郵寄香港,有沒有發現信封上少了東西?
就是過路倫敦的橙色條碼。

貼兩枚符資以航空掛號寄香港,又多一個地方可被我玩雙戳了(其實以前
都有,不過是官封),我實在很喜歡這樣玩法以「挑戰」上一代
的集郵者應為只有日戳才是最好的想法。有多一顆圖案戳實有畫龍點睛
的效果,當然太多就不理想了。有少少可惜是掛號標籤上的騎逢

郵戳並不乾脆利索,要補蓋另外一顆,而香港入囗掛號郵件標籤亦十分礙眼。

套票中有兩枚是褔克蘭群島特有種,故此如要製作極限片相當困難。
我只能做到一枚科氏鷦鷯 (Cobb's Wren),這個物種要到二〇〇八年才
登上郵票,一直以來都是鶯鷦鷯 (House Wren)的亞種,
而至近年才獨立成種。科氏鷦鷯已屬頻危物種,在一九九八年
的統計只有八千對左右生存,然而一直受野鼠和野貓的威脅。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二〇一七年郵資標籤總結

看到這個標題,我想以為我走得太快,又是聖誕節新年了。不過其實說實話除了英國將要在九月十三日發行的《皇家郵政遺產:空郵運輸》(Royal Mail Heritage: Mail by Air) Post & Go郵資標籤值得訂購之外總括來說應該可以收攤「埋數」了,總結來說今年只做了先前介紹的人島《三曲腿圖通用郵票》和星嘉坡《星嘉坡天際綫》外,就只有直布羅陀、澳門和葡萄牙有做了,這三個地方按目前計劃今年都只會有一枚(或一套)發行。

同之前一樣直布羅陀的《雞年》 (Year of the Rooster)選擇在倫敦春季郵展上發行,就如人島的郵資標籤一樣我選擇請倫敦朋友幫我代為打理,然後請他訪港期間交給我製作封片。過程我不多介紹了, 因為和之前的一樣,不過我今次也順便請朋友代購春季郵展加字版《直布羅陀彌猴》(Barbary Macaques),這款郵資標籤首次在二〇一六年的紐約世界郵展上亮相,然後就與《直布羅陀旗》(Gibraltar Flag)一同放在郵局機器內售賣。

早兩日收回寄澳門代收的信封,巧合地因為「倒戳」的緣故,今年和去年的信封彷似用了兩個月由直布羅陀寄去目的地,當然這只是假像加上少許趣味。不過今年寄澳門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那枚紫色的「International Signed」掛號標籤。早一年他們參考了英國,直布羅陀把郵件掛號優化,將一部份區域如歐洲大部分國家、亞洲區星嘉坡、香港等只提供 「International Tracked and Signed」可全程追蹤及需要簽收的掛號服務(即綠色標籤);而其他地方則只有「International Signed」簽收掛號服務(紫色)。不過和英國不同的是兩者收費並不相同,即是說寄同樣的一封掛號郵件,寄往香港和澳門便會有不同收費了,而英國則是統 一的。


至於極限片我選擇了朋友贈送的「警察郵學會」明信片,片圖由一堆香港郵票砌成,並沒有什麼特別,不過贈片就無謂挑剔了。


重貼去年的《猴子的一年》(Year of the Monkey)信封及其背面,
蓋有沙田中央派遞局(SCL)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雙圈日戳。

《雞年》及春季郵展加字《直布羅陀彌猴》郵資標籤的信封,
補《直布羅陀雀鳥》通用票符資寄澳門,背後銷二〇一七年五月
十七日到達戳。

極限片,一如以往沒有任何特別郵戳可以提供。

澳門的《雞年》郵資標籤改在五月才發行,如同去年的預告,今年選擇放棄過澳門了。而事實上種種理由之下亦無法去澳門一遊,只好請朋友代為製作了,而製品亦大幅縮水至只有一枚官封和一枚極限片,連經典五十元也欠奉,看來這個組合應該會成為隨後七年的標準。


找朋友代辦的官封,預先把地扯可撕標籤寄給他了,待收回
才撕走並在信封上補蓋地址。為保持整潔統一,真的是接受不到
手寫地址了。

又是這枚明信片,我承認確實比較悶的,不過朋友就是給
我兩枚了。

葡萄牙慣常每年都會發行兩套郵資標籤作更換,不過今年郵票好像編排太密了竟只有一套,然而也是三枚一套。葡萄牙的郵資標籤機一般裝置於郵局外,另外較多人使用的地方和澳門一樣設置一整座的郵亭。不過要注意的是這些機器早於千禧年裝置,至今年都已經用上十七、八年了,卡幣的情況經常發生,我就是試過了,還要是星期日,難以求助。今年的主題是《國際可持續發展旅遊年2017》 (2017 Ano Internacional do Turismo Sustentável para o Desenvolvimento),三枚郵資標籤都是插圖化了葡萄牙的旅遊熱點,不過可惜這三幅插圖難以判斷所畫的地方,冒險製作原地極限片實在有浪費資源之嫌。幸好我手頭上有一張昔日在納扎雷 (Nazaré)買了但未有使用的明信片,我便嘗試做此片了。


納扎雷位處葡萄牙中部,由里斯本坐長途巴士前往的話要約需二小時車程而已。十年前去的時候因只有早上有巴士直接前往,我便順道先去奧比杜什 (Obidos)然後再去納扎雷作一天遊,還記得這兩個地方都是前一天才決定去,事先沒有任何計劃。納扎雷昔日是窮困與世隔絕的漁村,分開山上和山下兩個區域,區域間用䌫車(纜車早數年曾登上郵票)接駁,已經有上百年歷史了。至近數十年,下區沙灘發展成旅遊勝地,而冬季間從大西洋吹來的數十尺巨浪更是聞名世界,吸引喜愛挑戰的滑浪愛好者。

講到這裡其實有點離題,不過最尾要補充一下今年稍後有一套郵票關於奧比杜什,到時又要繼續入貨了。

納扎雷郵局外的郵電招牌,我倒發現是每個地方都不同的。

十年前我用他們的郵戳都已損壞嚴重了,結果最近數年換了膠戳,
其實對我來說有點可惜,始終鋼戳比較精美。葡萄牙在近年開始加快
使用膠戳替代損壞的鋼戳,即是說換一把便少一把,買少見少。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英國 — 《鳴禽》

二〇〇七年的《珍稀雀鳥》(Endangered Birds)首日實寄封。其實看細心
一點,這些雀鳥並不十分「珍稀」,珍稀的原因只是英國這麼多年來把環境破壞
而做成的「生態災難」。

英國二〇一七年的自然系列是鳥類,巧恰地對上一次發行大型(!)雀鳥套票已經十年了,同樣的十枚一套郵票今次便找來Osbome Ross動物插畫家繪製票圖。和之前一樣在適當時間在皇家郵政的網站訂購,順便訂一下Machin作補資之用。不過不幸地這套郵票竟遇上重大挫折,而且不是不可抗力的因素,以致出現多重障礙浪費時間浪費資源,投訴無門深感憤慨,在成本高企且趣味性不及葡萄牙、瑞士和東歐國家之下,實在不得不重新檢視英國郵票的趣味性。

雖然郵票在五月四日發行,我早半個月便在網站訂購了,然而在望穿秋水下在五月尾左右終於見到第一包訂購的郵件,內裏郵票雖完好無損但信封本身已經遭到催殘,定神一看,才發現皇家郵政的員工竟做出
不可及、不可思議的事:把地圵上的國家名字私下改為「China」了!我對此深表憤怒並隨即撰寫投訴信謂皇家郵政所做的錯誤做成郵件延誤和損毀。不可他們電郵答覆只著我再稍等,他們只會計算二十五個工作天運送郵件,在此之後才算是郵件遺失,可是他們就是無視印錯國家名的失誤而考慮稍早重新寄遞訂貨。一番折騰之後餘下的郵票當然最終下落不明!只是他們的電郵仍然回覆我訂的《大衞保兒》 (David Bowie)早就寄出云云,莫名奇妙!到此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搞錯什麼了。至六月中經過一堆惱人的電郵之後,他們把款全部退回,而無視重寄的要求,並建議我作投訴。

其實到六月中的時候香港的郵局都有這套郵票賣了,只是我不想一早到郵局排隊托其他人幫我訂了,郵票終於在七月十日才到手,都發行兩個月了,什麼新鮮感也沒有。但封片都準備好了只好繼續完成,終於在上星期五才收回,足足三個月,實在無奈。

當然不要以為事情完了,就是連蓋戳也有意外:一張片蓋錯戳了,另一張則是把郵戳倒轉。在這炎炎夏日真的很容易火冒三丈,不得不再寫千字文投訴。


二〇一七年的《鳴禽》(Songbirds)首日實寄封,這套票插畫精美
程度和之前的Post and Go系列不相伯仲。

我和住在倫敦的朋友討論此事,他也說難以
解他們會這樣犯上低級錯誤把國家名搞錯了,看清楚的話香港和中國是屬兩個服務範圍,郵件就此延誤或白白掉失實在理應向顧客作出適切賠償。不過幸好朋友在發行當日寄了一個首日封給我,實在非常感謝。

至於蓋錯戳的投訴,看來都是慢慢等了。但按服務條件,最多都是賠一張PHQ卡和一枚郵票而已。


我把官方首日封裁細了,巧合地大小和中國大陸使用中的標準B5信封一樣。
那三枚通用郵票和掛號標籤我早就貼好了,只是倫敦蓋戳中心
又再次把我的標籤覆蓋,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什麼原因。




這些雀鳥太普通了我都不作介紹,順次序是大山雀 (Great Tit)、
歌鶇 (Song Thrush)、大杜鵑 (Cuckoo)和黃鵐 (Yellowhammer)。


食之無昧棄之可惜的兩枚片。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二〇一七年上半年「交換郵票」的收穫

交換票封雖然不是我的主要集郵活動,但每年結算總有不少的收穫,今年上半年總計有七套郵 票就是交換得來的,對我來說已經是很不簡單的成績,難能可貴的是按近全部都能控制在「標準信封」內,一次到位且減少無謂的浪費,在此真的要感謝他們的協助和幫忙,有些國家對我確實是有點困難和挑戰性。

我在這文章中簡略介紹一下這些郵票吧,首先是二月克羅地亞的世界自然基金會系列郵票,今次選了西域兀鷲 (Eurasian Griffon),如之前一樣也是四枚一套的郵票。講起這些猛禽郵票,我倒發現近幾年好像很多國家偏好這個系列以致不經不覺重覆又重覆般,很可能砌到一框 的郵集了。然而我最喜歡的鸚鵡卻不多見。



第二枚是星嘉坡四月發行的《翠鳥》 (Kingfishers),這套票原定在去年秋季發行,不過臨時改換成設計很無言的《猛禽》 (Birds of Prey)。今次不再是照片了,而是頗有動感的插畫,另外再用特別效果印上各自物種的獵物。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圖藍耳翡翠 (Blue-eared Kingfisher)下的飛行圖疑似被誤繪成普通翠鳥 (Common Kingfisher),不過我認為這個錯誤可圈可點,因為在星嘉坡以及東亞地區找到的亞種的喙都是黑色的(可以參考香港在二〇〇六年發行的《鳥類通用郵票》中的一元郵票),而歐洲地區指名亞種才和藍耳翡翠相似。有人為此製作多枚極限片了,不過發行普通翠鳥的地方可不少,對我而言便不值為此犧牲一枚明信片了。



第 三枚是芬蘭的《Arktika》,小型張是四枚的候鳥,不過我沒有要求朋友貼小型張了,雖然小型張比信封略小,但貼了便寫不到地址了;把小型張上的郵票撕 下貼在信封上效果也不錯的,而且重點是不會是非標準信封做成不必要的浪費。芬蘭雀鳥小型張系列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都是趁著郵展活動而發行,當然到了今天已經變成自動黏貼小型張,更好善用小型張背面的空間。



第四枚是南非的《蜂虎》(Bee-eaters),到目前為止這個《南非雀鳥》系列已經來到第九輯了,此之前曾經介紹過了。以南非郵政目前狀況來看,下年應該會繼續的,始終專題郵票有一定銷售保證,而且不難想像他們已經設計多枚,節省成本。



南韓的《DMZ非軍事區自然景觀》六月發行第二輯了,今次設計上更加上特別效果,例如生鏽的頭盔便鋪上沙狀物料豐富質感。第二輯郵票上的動物雖然比較細小, 但背後景物卻是些廢棄的軍事物資,完全切合主題。留意的是這次真的出現普通翠鳥了,而且更沒有任何爭議的空間,我當然順便製作一極限片。




德國在六月季度郵票曾發行一枚《Heinz Sielmann誔生百週年》紀念郵票,Sielmann乃德國著名動物學家及生物攝影師,郵票圖案就是他在淺灘上拍攝雪雁 (Snow Goose)的情況。其實這類鳥類郵票比較少見,比純粹描繪鳥類的郵票更為有趣。



最後一枚是巴西為Birdpex 8郵展而發行的鳥類郵票,Birdpex 8郵票展覽將在下年五月十九日位於盧森堡的蒙多夫萊班舉行。至於巴西為什麼會發行這套郵票我就不知道了,雖然三種物種都是第一次登上郵票,但設計無比的沉悶確實是嚴重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