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英國 — 《鳴禽》

二〇〇七年的《珍稀雀鳥》(Endangered Birds)首日實寄封。其實看細心
一點,這些雀鳥並不十分「珍稀」,珍稀的原因只是英國這麼多年來把環境破壞
而做成的「生態災難」。

英國二〇一七年的自然系列是鳥類,巧恰地對上一次發行大型(!)雀鳥套票已經十年了,同樣的十枚一套郵票今次便找來Osbome Ross動物插畫家繪製票圖。和之前一樣在適當時間在皇家郵政的網站訂購,順便訂一下Machin作補資之用。不過不幸地這套郵票竟遇上重大挫折,而且不是不可抗力的因素,以致出現多重障礙浪費時間浪費資源,投訴無門深感憤慨,在成本高企且趣味性不及葡萄牙、瑞士和東歐國家之下,實在不得不重新檢視英國郵票的趣味性。

雖然郵票在五月四日發行,我早半個月便在網站訂購了,然而在望穿秋水下在五月尾左右終於見到第一包訂購的郵件,內裏郵票雖完好無損但信封本身已經遭到催殘,定神一看,才發現皇家郵政的員工竟做出
不可及、不可思議的事:把地圵上的國家名字私下改為「China」了!我對此深表憤怒並隨即撰寫投訴信謂皇家郵政所做的錯誤做成郵件延誤和損毀。不可他們電郵答覆只著我再稍等,他們只會計算二十五個工作天運送郵件,在此之後才算是郵件遺失,可是他們就是無視印錯國家名的失誤而考慮稍早重新寄遞訂貨。一番折騰之後餘下的郵票當然最終下落不明!只是他們的電郵仍然回覆我訂的《大衞保兒》 (David Bowie)早就寄出云云,莫名奇妙!到此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搞錯什麼了。至六月中經過一堆惱人的電郵之後,他們把款全部退回,而無視重寄的要求,並建議我作投訴。

其實到六月中的時候香港的郵局都有這套郵票賣了,只是我不想一早到郵局排隊托其他人幫我訂了,郵票終於在七月十日才到手,都發行兩個月了,什麼新鮮感也沒有。但封片都準備好了只好繼續完成,終於在上星期五才收回,足足三個月,實在無奈。

當然不要以為事情完了,就是連蓋戳也有意外:一張片蓋錯戳了,另一張則是把郵戳倒轉。在這炎炎夏日真的很容易火冒三丈,不得不再寫千字文投訴。


二〇一七年的《鳴禽》(Songbirds)首日實寄封,這套票插畫精美
程度和之前的Post and Go系列不相伯仲。

我和住在倫敦的朋友討論此事,他也說難以
解他們會這樣犯上低級錯誤把國家名搞錯了,看清楚的話香港和中國是屬兩個服務範圍,郵件就此延誤或白白掉失實在理應向顧客作出適切賠償。不過幸好朋友在發行當日寄了一個首日封給我,實在非常感謝。

至於蓋錯戳的投訴,看來都是慢慢等了。但按服務條件,最多都是賠一張PHQ卡和一枚郵票而已。


我把官方首日封裁細了,巧合地大小和中國大陸使用中的標準B5信封一樣。
那三枚通用郵票和掛號標籤我早就貼好了,只是倫敦蓋戳中心
又再次把我的標籤覆蓋,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什麼原因。




這些雀鳥太普通了我都不作介紹,順次序是大山雀 (Great Tit)、
歌鶇 (Song Thrush)、大杜鵑 (Cuckoo)和黃鵐 (Yellowhammer)。


食之無昧棄之可惜的兩枚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