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我們的城市:波爾圖

早前曾零星介紹過葡萄牙北部城市波爾圈 (Porto),這個葡國第二大城雖繁華程度不及首都里斯本,但由於市中心屬於歷史城區的緣故,加上已經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故難以在市中心加建新建築物,近杜魯河一邊都只有吸引遊客的店家,不太有本地居民溜漣,在此我都是挑選了數片明信片和買了一枚代表葡萄牙的小公雞。

記得我是由西班牙維戈 (Vigo)乘搭長途巴士進境的,有點不幸的是我在巴士站錯過了下午二時的班車,結果只有在巴士站呆坐兩小時看書打發時間,至四時才有另一班巴士前往波爾圖,同世界各地的長途巴士一樣巴士最後在市中心邊陲停靠,我只好花少許錢坐巴士到市中心的火車站再算了。

六月尾適逢聖若𨌺節 (Festa de São João),
至七月一日達到壓軸節目夜間的大型活動,以歌頌聖若翰洗者,二〇一一
節日通用郵票其中一枚便是描述這個節日。

二〇〇七年遊葡時見到的宣傳聖若翰節海報。

參加夜晚大型活動中穿著北部傳統服飾的婦女。

第二輯《我們的城市》(As Nossas Cidades)系列,當然是
第二大城波爾圖。風格和第一輯折然不同。

繼去年《我們的城市(第一輯):里斯本》(Lisboa, as Nossas Cidades)後,今年續發行第二輯的波爾圖,今次選取的照片並不和上一輯那樣偏門,除了首枚的波爾圖劇院外,餘下三枚都是經典角度的照片:由加亞新城 (Vila Nova de Gaia)看對岸的歷史城區、路易一世大橋 (Ponte de D. Luís I)和杜魯河上玩跳橋的人。相對第一輯便沒有太大驚喜,但對我而言這些都是曾經到訪過的地方,當然購入把玩一番。

波爾圖火車站的明信片,記得到達時已經下午七時,幸好是
盛夏天仍然很亮,我就隨便寫幾隻字便丟進出面的郵筒了。

其實我日記本中儲有不少郵票作不時之需,故此有時可隨手便寄一張了。不過我摸清西葡郵局玩法後,我絕不介意花少許時間在郵局櫃位輪候要求蓋上日戳,只是我卻帶上了數枚已經失效的舊郵票《葡中聯合發行:帆船》,結果在波爾圖被抓包要重新貼櫃位貼紙了。

經典角度拍攝的舊城區和杜魯河上帆船的明信片,就是這
一片貼上已失效的舊郵票。今次搬出來製作了極限片。


兩枚不同角度的路易一世大橋極限片,其實第二枚貼舊城區郵票亦可以。

用以套寄明信片的首日封,我選擇貼上兩枚最後一枚
跳橋郵票,頗有動感。補資的€0,50郵資標籤描繪有
少許似加亞新城和阿拉比達大橋。

這次我順便製作了其餘兩個我曾留下足跡的城市極限片,第一枚是卡斯凱什 (Cascais),小城屬大里斯本區的一部份,如果有買里斯本數日票,票價是可以乘搭火車至卡斯凱什的。作為里斯本最西邊的地方,除能遠眺大西洋外亦是首都居民渡假的地方。第二枚是奧比杜什 (Obidos),這是一座比較寧靜卻又是不少遊客的城市,和其他舊城一樣居民都是集中住在城牆之內,其實或許太多遊客的緣故,我對於這𥚃沒有太大興趣,或許是當日天陰影嚮,當然如果是半日遊來説算是不錯的景點。

記得我還有一枚極限片和首日封在集郵處等候蓋銷,至今日仍未返回實在無奈。然而本篇應該是二〇一七年最後一篇文章,在此僅祝各位新年快樂,下年再見。

卡斯凱什作為「二〇一八年歐洲青年都市」,郵局循例發行了
一套選輯四件青少年藝術作品和卡斯凱什燈塔 (Farol de Santa Marta)
郵票及小型張。

卡斯凱什街角一偶。

講起卡斯凱什燈塔,更為人熟悉的更是北面不遠處的
洛卡岬燈塔 (Cabo da Roca),作為歐亞大陸最西邊的地方,
是遊葡必到朝聖之地。這片極限片上是二〇〇八年
發行的燈塔大套票。

今年發行最後一套郵票是紀念奧比杜什和新伊達尼亞 (Idenha-a-nova)
被聯合國文教組織選為創意城市。



奧比杜什民居不乏一些不起眼但有特色的裝飾。

同時收到郵局寄來的二〇一八年新郵發行計劃單張,留意是
二〇〇八至二〇一〇年間發行的郵票及產品將會
在一月三十一日後失效。

201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續說突尼西亞明信片

三月的一篇《[明信片系列]突尼西亞篇》曾提及有些地方未能找到明信片實在感到遺憾,不過隨著整個地球都流行網購行為,大不了都是花點時間走訪這些「超級市場」補回空白,最近便從當地的集郵者入手數枚明信片和極限片,都是我曾經到訪但未有搜尋到合適好看的明信片。這些明信片看上眼都似乎是近年印製,或許是當地旅遊業再次興旺有關。


很早期這裡介紹過一枚實寄封關於突尼斯市的城門,我這次首先選購了一枚法國門 (La Porte de France/ Bab el Bhar)的極限片,銷二〇一三年突尼斯中央 (Tunis R.P.)郵局日戳。這座由法國殖民時期留下來的建築就在法國門外隔著兩條街的轉角位,都應該算是原地日戳了。法國門是進入突尼斯舊城東面主要入口,都是遊客必到「打卡」之地。其實舊城區也有西面出口,不過知名度略為遜悉,出口外都是政府辦公大樓和巴士總站而已。


第二枚添置的極限片是突尼斯附近的渡假小城西迪布賽義德 (Sidi-Bou-Saïd)清真寺,這座清真寺早在三十年代法國殖民時期已經登上郵票,而製作出的極限片使用的明信片都是從大街拍攝,然而今年發行的郵票也是從這個經典角度繪畫,只可惜郵局選用方型圖幅,令前方大街的景觀裁掉了。不過我就選購的極限片卻是傱寺後的小巷拍攝的明信片,算是比較特別而且有另外一種感覺。

西迪布賽義德小城一偶,此路通往山邊的瞭望台,遊客眾多,
拍攝時巧合沒有人而已。

另外我也購買了蘇蕯 (Sousse)和莫納斯提爾 (Monastir)的極限片。蘇蕯的極限片上的郵票主題是《海邊旅遊》(Le Tourisime Balneaire),恰好是二〇〇七年六月發行的,郵票雖然未有註明是蘇蕯,但突國著名的海灘都只有傑爾巴(Djerba)和蘇蕯而已,況且郵票圖案都近似蘇蕯,和明信片十分配合。同樣是海邊城市的莫納斯提爾今年有一枚新郵票關於城堡 (Ribat de Monastir),城堡建於阿拔斯皇朝的公元七九六年,屬阿拉伯.拜占庭戰爭中最早期建成的城堡。城堡以沙土建築並座落在海灣邊陲位置,內裡共有四層都是房間和武器室等。在隨後的千多年間至十九世紀,更多次擴建更樓至今日模樣。


蘇蕯海灘,拍攝時正是二月的寒冬,當然沒有人。


從海灣對角拍攝莫納斯提爾城堡。


城堡內的面貌,都是由地面向上望和地面的通道,留意有
一隻貓在通道的出口。

今次順道購買了Guermassa和Tamazret的明信片,這兩個頗為深刻的偏遠地方。Guermassa是另一個柏柏爾人傳統村落,現在和其他村落一樣已經被荒廢,居民都是生活在山下新建的小城,都是沙漠邊緣小城模樣,其實也甚有特色。至於村落卻仍然有人註守,但當然是可以隨便參觀。Tamazret亦是另一座沙漠邊緣小村,與Guermassa不同的是Tamezret完全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前往,接近與世隔絕。村民都用奇異但友善的眼光望外來者,可惜他們講的都是阿拉伯語,未能作出溝通。


從Guermassa 北面山脊向南望,可見居民洞穴和白色
的清真寺。

從居民洞穴外向北望,周邊是寸草不生的沙礫地帶。

Ghomrassen山上望現代化小城,很有沙漠邊緣城市特色。


到達Tamazret時第一幅照片,最高的建築物當然是清真寺。

Tamazret村內婦女工作情況,因屬偏遠地區的婦女不便把正面入鏡了。

套寄這些明信片回來的信封我選用了去年發行的《城堡遺跡》郵票,兩枚都是蕯發斯 (Sfax)和傑爾巴舊城城牆。蕯發斯我只是僅僅路過,我用了很短時間看了一下城堡,不過幸好只是路過,因為城堡人氣不及兩個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突尼斯和蘇蕯舊城。其實有點可惜的是信封用了B5大小的信封,在裁至C6大小時出現突兀的情況,有點無奈。


在蕯發斯看到的天主教堂,頗具地中海建築特色。

蕯發斯舊城外望。

舊城內的菜檔,可能是下午時段,顧客不多,和突尼斯、
蘇蕯舊城差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