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2月27日 星期二

愛爾蘭 — 《哲古華拉逝世五十週年》

儘管這幾年來香港和中國大陸普遍市民之間存在不少分岐,但本博客自開始以來一直迴避這些敏感的政治議題,平穩渡過五年有多。不過郵票始終都有代表一個國家、一個地方之意義,不少情況都會涉及政治話題,這裡也難以終日不吃人間煙火、離地太久。

今次揀選的是地球另一面同樣實行共產主義且閉關多年的加勒比海國家古巴兩位代表人物:哲古華拉和卡斯特羅,二〇一七年巧合地都有其他國家發行紀念郵票以作悼念。愛爾蘭在十月五日「出奇地」發行一枚郵票紀念哲古華拉逝世五十週年,是繼比利時後再有西方陣營國家發行紀念這位共產主義靈魂人物。至於為何愛爾蘭會突然發行這枚郵票,最大的原因是阿根廷出世的哲古華拉祖先原藉愛爾蘭而已。不過郵票圖案公佈之後卻受到不少非議和謾罵,甚至郵票設計者也不放過,愛爾蘭郵政的推特帳號充滿不少抗議和投訴,為的是質疑郵政竟發行一枚郵票紀念非同道中人。

不過人總是講一套做一套,郵票和相關產品在推出後短時間內便售清,一時間成為炒賣對象,一枚單票竟可以標價五至六歐元,而一整版十六枚便近三十歐元了,當然相比起腐爛的華郵市場,只是面值升價五倍顯然尚算良心了。至於那些批評、聲稱罷買人士,大慨又是不了了之。

我收到愛爾蘭集郵組寄來的新郵雜誌後不慌不忙把附上的訂單寫好,連同預備好的信封寄回愛爾蘭。說實話我從來不擔心郵票在長期客戶未寄回訂單前便售清,總有預留少量仍然供應像我一樣的長期小戶,然而預想正確,在十一月初見銀行帳戶一欄得知成功購得了。至於是否立馬要求法國Cartor添印還是預留的郵票便不得而知了,反正愛爾蘭郵政在新郵雜誌公佈了十二萬二千枚的發行量,況且數量多少在短時間內也不影響炒價。

比利時在一九九九年發行的《八十枚郵票看二十世紀》
(Le tour du 20 siecle en 80 timbres)中其中一枚有哲古華拉
經典頭像,然而如果哲古華拉出生地阿根廷
都算是親西方陣營,他們早在一九九七年發行郵票紀念逝世
三十週年了。

郵票設計者Jim Fitzpatrick與他設計的郵票,雖然圖像在
無論任何陣營中早就是經典,但萬萬沒想到登上愛爾蘭郵票卻引起
爭議,設計者推特和愛爾蘭郵政Facebook一度被人圍罵,
其實早於愛爾蘭官方認定哲古華拉的祖先是愛爾蘭人的時候就有爭議了。
© The Irish Sun

訂購的角位四方連,我之後拆散了,如果是左下角
廠銘位我是不會拆散的。

首日實寄封符資寄香港,相較一兩年無論國內外郵資
都升幅近倍,不過愛爾蘭郵政總說自己的郵費相較歐洲各國
算是在中游位置。

感謝友人贈片,製作了一張極限片。至於為什麼要買哲古華拉
郵票,當然是因為香港一位前立法會議員啦。

相較哲古華拉,阿爾及利亞十一月二十七日發行的
《卡斯特羅逝世一週年》(Fidel Castro 1926-2016)顯然低調得多,
或許至目前阿爾及利亞政治立場與對岸相對,不過對歐洲大部分人
而言北非就只是渡假勝地而已,從來不屑他們的
政治立場甚至移民。

2018年2月6日 星期二

挪威雀鳥(第四輯)

近兩年,每年的頭一個節目都是給挪威郵政佔據,不過今年適逢香港在一月一日起調高郵資並發行額外的通用郵票,這個紀錄才讓路香港了。但無論如何作為二〇一八年第一篇文章,當然仍然要先介紹一下挪威郵票,和舊年一樣,仍然是雀鳥系列,今次已經是第四輯共發行三枚郵票,都仍然是猛禽,不過是三種一般常見的貓頭鷹。然而整套郵票最為感人的應該是郵票面值了,達到48克朗,確實有點要命。


十二月尾適逢挪威郵政網站作大型更新,很多固有頁面都搬遷或只有挪威文,我只好經電郵作出訂購。在訂購前先查一下郵資表,以普通50克郵件寄出為34克朗、100克則是38克朗、掛號郵件起標則是驚人的190克朗,如果每封都是掛號實在難以有力負擔。如此,我計劃買下第一至四輯郵票各兩枚,除作極限片外也作為日後全系列完成後將整個系列貼在一個信封上,另外訂購了《郵政號角》通用郵票作回郵信封郵資用,再加上看上了那套《聾啞人服務一百週年》(Höyrselssaka 100 ÅR / Norges Døveforbund 1918-2018)。離題要講一下《聾啞人服務一百週年》紀念郵票,兩枚郵票屏棄了一般以為出現的正常人服務聾啞人的圖案,改為抽象圖案形式的「對話泡泡」和「我喜歡」的手勢,用色和稭,創新且恰到好處,原打算訂四套作一個掛號郵封,不過收到時才發現票幅太大且集郵組供貨一套角位四方連,我便放棄作封計劃了,190克朗真的要慎重考慮啊。

《聾啞人服務一百週年》第二枚的角位四方連。

郵票因發行日期緣固分兩次寄來了,因之前已經介紹過故本文省略之後的製作過程。至於明信片則是到最後一刻才找齊,主要是在毛足鵟那枚卡住了,其餘兩枚在格陵蘭郵政和eBay輕易找到。其實主要困惑是48克朗那枚實在不容差錯,要不便是心痛非常了。

成品在二月一日順利回歸,一如以往挪威集郵組都用專業的手法處理,總算是放下心頭大石,二〇一八年算是有一個好開始。

寄回極限片的信封,仍然選用《郵政號角》通用郵票。
這套郵壇長青樹可以説是經典作,首枚郵票由一八七二年開始發行至今
已經一百四十多年。第一行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的雕刻版低值票,
然而至第二行則是千禧年後彩色平版加印銀色的中面值郵票,
到目前為止全系列最高面值為70克朗。



從上至下分別為毛足鵟(Rough-legged Hawk)、雪鶚(Snowy Owl)
和烏林鶚(Great Grey O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