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再見Frama

早幾年曾經在這裡簡單介紹過奧蘭群島的郵資標籤,這個地方和列支敦士登一樣仍然使用第二代Frama郵資標籤機,第二代機最大特色是面值可以自由選擇而第一代則是只有四種固定面值。奧蘭群島自一九九六年起把安裝在瑪麗港郵政局外及集郵組專用的兩部郵資標籤機更換成第二代機,同時郵資標籤亦進入彩色印刷年代,標籤最大特色是每枚的左邊都有一銀色的粗綫以用作對準用途,同期有更換第二代機及有這種專印標籤的有瑞士、列支敦士登、希臘、梵蒂崗、丹麥等國家。不過郵資標籤機只收硬幤,使用量及方便程度始終不及傳統郵票,加上櫃台逐步電腦化可以直接打印標籤貼在信件上,不少國家迅速把機器淘汰。

丹麥的《單車》圖案Frama郵資標籤封銷處理中心滾筒郵戳,
丹麥隨後自行開發只用卡付費的郵資標籤機,法羅群島
和格陵蘭相繼引入。

     
奧蘭群島(左)及芬蘭首套彩色印刷的郵資標籤,
留意左邊帶有銀色對位綫,這條綫在使用二代機標籤均有出現,無獨有偶,
這些標籤大部分都是在瑞士Courvoisier 以攝影凹版印刷。

貼全套南非的Frama郵資標籤封,係少數歐洲以外地區有使用二代機
的例子,不過自然實寄封仍然稀少。

隨時間過去,除了因為使用率不高,以卡付費的電腦化標籤外,機器隨歲月老化以致不少國家都把機器拆除以作後備零件,在Frama製造商的瑞士亦因Frama早已結束營運沒有零件供應,早數年全面淘汰裝全國各地的郵資標籤機,踏入二〇一〇年代,僅餘使用Frama郵資標籤機的國家有列支敦士登和奧蘭群島,另外突尼西亞仍然擁有一部一代機在突尼斯中央郵局運作中(但經常卡幣已經進入荒廢狀態)。

二〇一七年尾,奧蘭群島公佈新一年一度郵票發行計劃,其中三月發行一套蘭花郵資標籤,新標籤大小與其他地方電腦化標籤相約,面值則改為噴墨印刷。隨新標籤的發行,亦即是代表Frama郵資標籤機結束二十二年的服務,要享受這種古董老虎機的樂趣,只能去列支敦士登尋找了。

瑞士Frama郵資標籤機尾日封,在二〇一一年五月十一日以後除郵政
博物館一部外全國郵資標籤機都停止使用並拆除。

奧蘭群島Frama郵資標籤機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二日
的尾日封,掛號郵資已飄升至13.5歐元了。

奧蘭群島新款郵資標籤首日實寄掛號封,列印方式和其他一樣。
由於未能訂購一枚13.5歐元郵票(一次只可訂一套同一面值),
故如要符資實寄需訂兩套2.25歐元郵票拼貼,原票在法國Cartor
以彩色噴墨機印刷,質素一般。

奧蘭群島集郵組提供的照片可見郵資標籤的打印方法,
原票背面並無印刷號碼。

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延續七月之選

去年的《七月之選》一篇介紹過人島和塞爾維亞的雀鳥郵票,不過就是並不完整,有點缺失,經過半年時間之後我再重新嘗試找齊票、片,把進度推前,然後趁此時機再作一個總結。

上一篇提到《Jemery Paul的人島海岸雀鳥》仍差三枚郵票未能作極限片,適逢因要找明信片製作即將發行的葡萄牙《特茹河》(Río Tejo)郵票,在節省運費的前提下我順道挑選了一些鳥類和塞爾維亞明信片以補作這些郵票,同之前一樣,人島集郵組無論是怎樣都極其有效率且質素如一,到目前只剩下80p的歐絨鴨(Common Eider)一枚郵票並未找到適合的明信片。在餘下的數個月內不知能否把這一枚完成了。

人島集郵組好似誤會了,退回極限片的信封原本應蓋上集郵組
使用中的鋼戳,不過他們卻一惱子把首日特別戳蓋上了。
雖然並不和諧但總算好看。信封上的是一九七六年歐羅巴郵票
是特意挑選的,郵票在瑞士Courvoisier以攝影凹版印刷,頗為漂亮。


補做的小燕鷗 (Little Tern)和黑海鳩(Black Guillemot)極限片,
今次不再是J. Arthur Dixon印刷的明信片,更甚的挑選了一片黑白明信片,
有少少不太統一。

另外在一月底我真的買來了塞爾維亞的《郵票日:歐羅巴郵票六十年》(Dan Marke: 60 godina izdanja ,,Evropa”)及其他郵票,這套郵票上兩枚郵票都是昔日南斯拉夫時期發行的歐羅巴郵票,第一枚是一九六九年發行的《歐羅巴十週年》郵票,當年歐洲各國都是使用通用設計,甚無特色;第二枚是一九七八年的《寺院及歴史建築》,南斯拉夫的兩枚挑選了哥魯拜克(Golubac)的古羅馬城堡和奧赫里德湖邊的聖瑙姆修道院 (Sv Naum, Monastery of Saint Naum)。

我在三月初時把明信片和回郵信封直接寄到哥魯拜克郵局了,其實在未寄出時都知道塞爾維亞郵局日戳雖然是鋼戳但質素強差人意,蓋原地郵局都是博彩心態。當然要避免巨大損失我都是找一枚便宜的明信片作了,今早收回時確實質素一般,尚算及格。

話雖如此,我已經準備較大量製作塞爾維亞(及前南斯拉夫各國)的封片,完成後挑選再作介紹。

一九七八年南斯拉夫發行的《歐羅巴》原票,要介紹的是第二枚
聖瑙姆修道院,這座東正教修道院建於八世紀初
奧赫德里湖(Lake Ohrid)南岸。在一九四五年因馬其頓歸入南斯拉夫
成為該國其中一個歷史遺跡,自馬其頓一九九一年獨立,
修道院變成馬其頓一部分,奧赫德里湖早於一九七九年南斯拉夫
時期被列為世界自然及文化雙遺產。

哥魯拜克古羅馬城堡座落塞爾維亞東北多瑙河南岸,
北岸則是鄰國羅馬尼亞。城堡及要塞建於十四世紀,惟城堡日久失修破敗,
至近年才作重新修膳。哥魯拜克雖然有其歷史價值,
但至目前仍處於世界文化遺產候補名單中。

寄回極限片的信封,貼上多枚《郵票日》郵票,信封上的郵戳
似乎比極限片清晰。

2018年3月13日 星期二

瑞士及列支敦士登2018年第一季郵票

瑞士郵政自從去年開始改為每半年公佈一次下兩季的發行計劃,好處是郵局能夠靈活編排郵票次序,但對集郵者而言因預知內容時間減半,變成準備時間較以往為少,當然慨因首日郵戳有效期仍然是不變的一個多月,在圖稿公佈才預備其實也不遲的。瑞士第一季集郵雜誌原預算在一月二十四日出版,不過卻因在一月二十九日臨時增發《瑞士參與冬季奧運會2018》(Swiss Olympic 2018)有所延誤。雖然是突然增發,但一般訂戶都會在二月底左右才會隨第一季郵票一併寄出,這些臨時增發郵票集郵處都會特別延長蓋戳限期方便訂戶。

第一季的郵票除上述《瑞士參與冬季奧運會2018》外,於原定在三月一日發行的有《森林中的動物》(Tiere des Waldes)、《瑞士郵票一百七十五週年》(175 Jahre Schweizer Briefmarken)、《瑞士山區救援隊七十五週年》(75 Jahre Schweizer Berghife)、《瑞士抗風濕痛症聯會六十週年》(60 Jahre Rheumaliga Schweiz)、《徐尼格齒輪火車及威根倫柯爾普齒輪火車一百二十五週年》(125 Jahre Schynige Platte-Bahn und Wengernalpbahn)、《歐洲文化遺產2018》(#culturalheritage2018)及《SUVA一百週年紀念》(100 Jahre Suva)共十二枚郵票,一如以往官方已把全部郵票可用智能手機中增效實景程式掃瞄後詳細介紹,故本文不再詳述。

今次購入的當然是熱門的火車及動物專題郵票,其實那枚《瑞士郵票一百七十五週年》我也有點興趣,不過吸引力不足且是附捐郵票我暫時放棄了,只是衹是這少少的火車和動物郵票也花了二十多法朗,對我而言有點誇張。

《森林中的動物》全套首日掛號封,銷瑞士郵政挑選的原地
Goldau符資寄出。補資用的通用票已用上現時流通
的《瑞士火車站》,説實在觀感上並不討好。Goldau
係瑞士其中一處著名森林公園,雖然圖案日戳上圖案未如理想,
但地點確實極為恰當。

《森林中的動物》和近幾期動物郵票一樣只有一枚是雀鳥,
大班啄木鳥廣泛見於歐亞大陸及北非,其實之前愛爾蘭的
郵資標籤亦曾作過極限片了。瑞士郵政也有為這套郵票
發行原圖明信片,不過我買來待將來使用。

瑞士郵政貌似開始放棄印刷全張式版票,改為這種在荷蘭、
芬蘭流行的貼紙全張,放進膠袋中方便在超級市場貨架
上展示,當然這樣對傳統集四方連的朋友肯定是一大打擊。


這兩枚《徐尼格齒輪火車及威根倫柯爾普齒輪火車一百二十五週年》
極限片是瑞士郵政官方印行,已蓋銷的只有蓋伯恩紀念戳
供應,如果要銷原地日戳則需購買未蓋銷明信片自行製作。
不過不幸的是威根倫柯爾普一片火車並非同一型號,之前未曾留意。

《徐尼格齒輪火車及威根倫阿爾普齒輪火車一百二十五週年》
首日封圖案繪有阿爾卑斯山區常見花卉高山火絨草(雪絨花)
(Edelweiss)和龍膽草(Gentiana),高山火絨草除了是瑞士國花之外,
更有名的是1959年電影《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the Music)中的插曲。
巧合地2001年《瑞士.星嘉坡聯合發行:花卉》郵票中代表
瑞士的兩枚郵票正是這兩種花卉,補做一封銷原地日戳實是完美配合。

列支敦士登在三月五日同樣發行他們的第一季度郵票,
在數套郵票之中我只挑了《Gustav Klimt逝世一百週年紀念》
(Zum 100. todes tag vin Gustav Klimt 1862-1918)這套郵票而已。

2018年3月10日 星期六

二〇一七年香港郵票總結

每年一度的文章又來了,今次仍然是一篇過介紹去年曾經製作的香港郵票,很無奈最後一套《香港館藏選粹:竹刻》的首日封似乎寄失了,令去年藏品並不完整。基於很多因素之下,去年多套郵票都只是簡單製了一枚首日封便算了,雀卻無謂時間和金錢,除非有相關原地,一般來說只蓋日戳的首日封吸引力始終有限。另外感謝數位朋友的贈片和協助,全年共炮製了九枚(的確是九枚,算多了)極限片,以下圖輯是一個總結。


一月七日:《歳次丁酉:雞年》
朋友贈送的一枚十二年前的明信片,可惜貼票時忘記遮蓋卡片上的年份,實在遺憾。

四月二十五日:《活化香港歴史建築(二)》

六月十三日:《數字颱風信號百週年》;巧合去年颱風「天鴿」正面
吹襲香港及澳門,兩地均發出或懸掛十號颶風信號,除造成廣泛破壞澳門
更有十人因颱風死亡。極限片銷加連威老道(GAV)原地日戳,
香港天文台早於十多年前取消懸掛颱風信號,改以電台發出警報。

七月一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二十週年》



七月十八日:《兒童郵票─人體五感官》

八月十七日:《香港珍稀植物》



九月五日:《饒宗頣教授畫作及書法》



九月十九日:《香港主題購物街》,套票中三枚原地均為九龍
中央郵政局(KCL)。承蒙朋友協助,得到花墟和油麻地果欄極限片,當然要銷
原地旺角(MGK)和九龍中央(KCL)首日日戳。

十月十七日:《旗袍》;考眼力的一枚極限片。

最後要補充的是位處中環的皇后大道 (QRD)郵政局因營運狀況未如理想於十月二十一日結束營業,郵局自一九七六年於皇后大道中營業並於二〇〇四年遷至現今的中環中心現址。該日補做了數枚二〇一六年發行的《孫中山(先生)誕生一百五十週年》紀念郵票極限片以作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