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二〇一七年郵資標籤「完滿」總結

上一篇《二〇一七年郵資標籤總結》似乎真的太早作出總結了,然後下半年卻積下多件該年的封片,看來下次都是雪藏一段長時間才一次過貼出。

星嘉坡去年除《星嘉坡天際綫》(Singapore Skyline)之外,更為郵政總局「重新」開幕特意發行特別版郵資標籤作為該局三部SAM機專屬出售的標籤,三部SAM機都在十月九日開幕當天換上特別版標籤。講到「重新」開幕,是原本的郵政總局位於市中心萊佛士坊(Raffles Place)一帶,然後建築物九十年代被改變用途作浮爾頓酒店,郵局則搬至巴耶利峇地鐡站側新建築並改名星嘉坡郵政中心 (Singapore Post Centre),而市中心則改設一小郵局代替。至二〇一五年郵政中心内部重新規劃改建,郵局臨時遷至附近商場改稱巴耶利峇郵局(Paya Lebar),到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七日郵政中心郵局恢復營運,並重新命名郵政總局。

七月十七日郵政總局「重新」營運首日保險郵件,貼一枚
《星嘉坡天際綫》郵資標籤,S023正是裝置在郵政總局的SAM機。

十月九日《星嘉坡郵政總局》紀念郵票首日封,加貼當日同時發行
的特別版郵資標籤。

《星嘉坡郵政總局》郵票極限片,90c一枚票出現了舊郵政總局建築。

葡萄牙的《國際可持續發展旅遊年2017》 (2017 Ano Internacional do Turismo Sustentável para o Desenvolvimento)最後都把餘下兩枚郵資標籤完成了,除了其中一枚加貼在《我們的城市:波爾圖》(Porto, as Nossas Cidades)信封上外最後一枚落在辛特拉(Sintra)的摩爾人城堡(Castelo dos Mouros),不過可惜郵局職員似乎太匆忙寄回,油墨未乾便放進信封,郵戳變得模糊。而一如以往葡萄牙一年會發行兩套郵資標籤,第二套則是十月發行的《葡萄牙蝴蝶》(Borboletas de Portugal),原來這套未有考慮購買,不過認真一看是José Projecto繪圖當然買了,然而為此而找的明信片比較傷腦根,尋找這些昆蟲類物種比普遍的哺乳類或鳥類動物明信片來得困難,最終都只有找到兩片而已。

《葡萄牙蝴蝶》郵資標籤使用期遇上四月二日郵資變更,大套票由21枚變成39枚,而至五月四日將會發行第二輯《葡萄牙蝴蝶》郵資標籤,或許這些新面值標籤使用例會比較罕見。

最後一枚的極限片選擇了摩爾人城堡,這城堡已屬極其貌似
郵票圖案。雖然過去曾寄過這所辛特拉村(BEC Vila Sintra)郵政局蓋戳,
但今次卻失敗了。

《葡萄牙蝴蝶》首日實寄封,巧合貼六枚兩種面值符資寄香港。

20克以上掛號郵資四月二日起跳升至4.25歐元,不過這枚
四月三日寄出的實寄封貌似短付0.10歐元了。

《葡萄牙蝴蝶》極限片,兩枚明信片都是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
印製,昔日東歐國家大量印製此等自然題材明信片,除落入郵遞
用途,東歐民眾普遍不願在網路銷售,能夠找到已屬萬幸。

除星嘉坡、葡萄牙外,亦購入了英國的《皇家郵政遺產:空郵運輸》(Royal Mail Heritage: Mail by Air) ,這是郵政遺產系列中的第三輯;另外亦搜購了同樣是九月十三日發行的直布羅陀《週年紀念》(Freemasonry in Gibraltar),兩者均是為倫敦秋季郵展而發行。巧合地,法羅群島於每年一度的北歐郵展(Nordia 2017)引入Intelligent AR郵資標籤機,令Post and Go再添一新國家。

英國的《皇家郵政遺產:空郵運輸》繼續挑選六種相關交通工具,
這系列原來並未有太大興趣,不過當中一枚繪有埃及金字塔
鳥瞰圖,很有上世紀三十年代情懷。

直布羅陀《週年紀念》純粹只作為填坑齊套,至今直布羅陀除
第一套國旗通用票全部Post and Go並未缺漏,可惜又是
蓋不上首日特別戳。

法羅群島為Intelligent AR郵資標籤機特別在法國Cartor訂印一批
《法羅群島的顏色》(Føroyar í litum),於十月二十七日郵展首日發行(上圖),
與原票格式不同。至於原票則仍然在丹麥Limo Labels印刷,下圖使用
例子是用以補資最近發行的《捕捉海雀》(Lundafleyg)郵票實寄封。

同時在北歐郵展期間發行的格淩蘭郵資標籤仍然是風景系列,
今次已經是第三輯,如同往常一樣在丹麥Limo Labels印刷。自第二輯
起格淩蘭集郵處不再製作首日封和設計首日特別郵戳。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葡萄牙 - 《特茹河》

前兩篇有關於葡萄牙的網誌曾有提及橫跨葡萄牙北部的杜羅河,包括已經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杜羅河上游釀酒區和同樣亦是世界文化遺產的葡國第二大城波爾圖。雖然杜羅河是葡萄牙第二大河流,但卻有豐富的歷史和文化,相較起來葡萄牙第一大河特茹河便暗然失色。特茹河 (Río Tejo)和杜羅河同樣起源於西班牙山區,在西班牙境內通稱Río Tajo (中文同譯特茹河),整條特茹河橫跨大半西班牙國境後進入葡萄牙中部阿連特茹地區,向西南方前進最終在首都里斯本入大西洋。不過特茹河作為伊比利亞半島第一大河,受遊客注視的程度卻比杜羅河遜色。較多的是西葡兩國的水利建設以提供偏遠山區的電力供應,然而在郵票上介紹特茹河相關的歷史文化卻較為缺乏。

二〇〇六年葡萄牙發行的《杜羅河特別區二百五十週年》
(250 Anos da Regíao Demarcada Douro)小型張極限片,銷葡萄牙東北山區
城鎮佩蘇達雷加首日特別戳,可見杜羅河在葡萄牙歷史有深刻影響。

葡萄牙郵政在二月二十六日發行《特茹河》郵票,比起《杜羅河》在二〇一一年發行相較晚了不少,同樣都是四枚郵票及一枚小型張,描繪從上游的下貝拉 (Beira Baixa)至中游聖塔倫 (Santarém)、河套區濕地地帶及河口的里斯本大區。四枚郵票共有八幅圖關於特茹河歷史文化、自然風貌以及建築,雖然畫面豐富,但其實可以見到比杜羅河欠缺不少吸引力。

今次挑選了五片明信片製作四枚郵票和一枚小型張的極限片,是繼二〇一二年《歐羅巴:旅遊》(Europa: Visite...)後再度挑戰全原地的極限片。今次不再倚賴集郵處協力調片,而是直接寄到各相對應原地郵局要求加蓋日戳,比一次過寄集郵處有更大風險。無巧不成話,葡萄牙就是從四月一日開始再度調高郵資,國際信函從0.85歐元調整至0.91歐元,掛號信件則從3.45歐元增至3.60歐元。為這次準備的五個回郵信封都有短付郵資之嫌。幸運地從回郵信封上的郵戳上可以看到最遲都是四月六日完成。

可惜的是現代葡萄牙日戳都是使用膠戳,油墨並不十分濃厚,蓋到顏色較黑暗的地方便會隱藏不易看見,只是部分片源極為缺乏並沒有多餘的明信片可以挑選,相較直接寄集郵處銷首日特別戳較為失色。預計七月九日發行的《地中海房屋》(Casas do Mediterrâneo - UPMED)都會是有數個原地,在考慮冒險銷日戳或是乖乖寄集郵處銷首日特別戳較穏妥。

從上游而下:特茹河入葡後首先經過歷史區域羅當門
自然保護區 (Monumento Natural das Portas de Ródāo),
唯一的住人村落羅當舊鎮(Vila Velha de Ródāo)位處保護區東邊,
郵票圖片及明信片就是在羅當橋(Pointe de Vila Velha de Ródāo)
上向西望景色。

第二枚是在中游的大城聖塔倫附近橫跨特茹河的路易斯一世大橋 
(Ponte de D. Luís I / Ponte de Santarém),這橋在一八八一年落成
已經有一百三十多年歷史,連接聖塔倫和阿爾梅林 (Almeirim)。這片是唯一一片
能倒回發行首日的極限片,可惜鋼戳已經有一定程度損壞。

接下來是河套區的濕地地帶,特茹河河套區濕地佔地廣闊,
是葡國其中一處重要保護區,希拉自由鎮 (Vila Franca de Xira)
整整包圍濕地北及西面。郵票大圖的鳥類是反咀鷸 (Pied Avocet),
乃歐亞大陸常見濕地雀鳥。

從原地寄回的反咀鷸實寄封。

風帆在里斯本大區一直是熱門運動,最後一枚郵票選取了新建的
里斯本電視塔另外就是風帆了。巧合兩者都在特茹河南岸的
塞沙爾(Seixal),與里斯本隔岸相對。

小型張選取描繪特茹河的舊畫作和商業前地面向特茹河的鳥瞰照片,
郵票從小型張撕下確有一些缺失。明信片大約攝於五十多年前,阿爾馬達
的耶穌像仍在建築中。而左邊海灣正正是上邊介紹的塞沙爾。

整套郵票的實寄封在羅當舊鎮寄出,有點可惜是郵局地址章被掛號標籤覆蓋。

這次製作的意外收穫是羅當舊鎮郵局把我的地址轉交當地的集郵朋友,然後開始交換郵票了!這事在香港實是不可思議的事,但在這偏遠山區小村卻發生了。事實上很多歐洲偏遠山區小村人口稀少活動不多,靠的是這些被當今人們屛棄的活動過日。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再見Frama

早幾年曾經在這裡簡單介紹過奧蘭群島的郵資標籤,這個地方和列支敦士登一樣仍然使用第二代Frama郵資標籤機,第二代機最大特色是面值可以自由選擇而第一代則是只有四種固定面值。奧蘭群島自一九九六年起把安裝在瑪麗港郵政局外及集郵組專用的兩部郵資標籤機更換成第二代機,同時郵資標籤亦進入彩色印刷年代,標籤最大特色是每枚的左邊都有一銀色的粗綫以用作對準用途,同期有更換第二代機及有這種專印標籤的有瑞士、列支敦士登、希臘、梵蒂崗、丹麥等國家。不過郵資標籤機只收硬幤,使用量及方便程度始終不及傳統郵票,加上櫃台逐步電腦化可以直接打印標籤貼在信件上,不少國家迅速把機器淘汰。

丹麥的《單車》圖案Frama郵資標籤封銷處理中心滾筒郵戳,
丹麥隨後自行開發只用卡付費的郵資標籤機,法羅群島
和格陵蘭相繼引入。

     
奧蘭群島(左)及芬蘭首套彩色印刷的郵資標籤,
留意左邊帶有銀色對位綫,這條綫在使用二代機標籤均有出現,無獨有偶,
這些標籤大部分都是在瑞士Courvoisier 以攝影凹版印刷。

貼全套南非的Frama郵資標籤封,係少數歐洲以外地區有使用二代機
的例子,不過自然實寄封仍然稀少。

隨時間過去,除了因為使用率不高,以卡付費的電腦化標籤外,機器隨歲月老化以致不少國家都把機器拆除以作後備零件,在Frama製造商的瑞士亦因Frama早已結束營運沒有零件供應,早數年全面淘汰裝全國各地的郵資標籤機,踏入二〇一〇年代,僅餘使用Frama郵資標籤機的國家有列支敦士登和奧蘭群島,另外突尼西亞仍然擁有一部一代機在突尼斯中央郵局運作中(但經常卡幣已經進入荒廢狀態)。

二〇一七年尾,奧蘭群島公佈新一年一度郵票發行計劃,其中三月發行一套蘭花郵資標籤,新標籤大小與其他地方電腦化標籤相約,面值則改為噴墨印刷。隨新標籤的發行,亦即是代表Frama郵資標籤機結束二十二年的服務,要享受這種古董老虎機的樂趣,只能去列支敦士登尋找了。

瑞士Frama郵資標籤機尾日封,在二〇一一年五月十一日以後除郵政
博物館一部外全國郵資標籤機都停止使用並拆除。

奧蘭群島Frama郵資標籤機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二日
的尾日封,掛號郵資已飄升至13.5歐元了。

奧蘭群島新款郵資標籤首日實寄掛號封,列印方式和其他一樣。
由於未能訂購一枚13.5歐元郵票(一次只可訂一套同一面值),
故如要符資實寄需訂兩套2.25歐元郵票拼貼,原票在法國Cartor
以彩色噴墨機印刷,質素一般。

奧蘭群島集郵組提供的照片可見郵資標籤的打印方法,
原票背面並無印刷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