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我們的城市:波爾圖

早前曾零星介紹過葡萄牙北部城市波爾圈 (Porto),這個葡國第二大城雖繁華程度不及首都里斯本,但由於市中心屬於歷史城區的緣故,加上已經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故難以在市中心加建新建築物,近杜魯河一邊都只有吸引遊客的店家,不太有本地居民溜漣,在此我都是挑選了數片明信片和買了一枚代表葡萄牙的小公雞。

記得我是由西班牙維戈 (Vigo)乘搭長途巴士進境的,有點不幸的是我在巴士站錯過了下午二時的班車,結果只有在巴士站呆坐兩小時看書打發時間,至四時才有另一班巴士前往波爾圖,同世界各地的長途巴士一樣巴士最後在市中心邊陲停靠,我只好花少許錢坐巴士到市中心的火車站再算了。

六月尾適逢聖若𨌺節 (Festa de São João),
至七月一日達到壓軸節目夜間的大型活動,以歌頌聖若翰洗者,二〇一一
節日通用郵票其中一枚便是描述這個節日。

二〇〇七年遊葡時見到的宣傳聖若翰節海報。

參加夜晚大型活動中穿著北部傳統服飾的婦女。

第二輯《我們的城市》(As Nossas Cidades)系列,當然是
第二大城波爾圖。風格和第一輯折然不同。

繼去年《我們的城市(第一輯):里斯本》(Lisboa, as Nossas Cidades)後,今年續發行第二輯的波爾圖,今次選取的照片並不和上一輯那樣偏門,除了首枚的波爾圖劇院外,餘下三枚都是經典角度的照片:由加亞新城 (Vila Nova de Gaia)看對岸的歷史城區、路易一世大橋 (Ponte de D. Luís I)和杜魯河上玩跳橋的人。相對第一輯便沒有太大驚喜,但對我而言這些都是曾經到訪過的地方,當然購入把玩一番。

波爾圖火車站的明信片,記得到達時已經下午七時,幸好是
盛夏天仍然很亮,我就隨便寫幾隻字便丟進出面的郵筒了。

其實我日記本中儲有不少郵票作不時之需,故此有時可隨手便寄一張了。不過我摸清西葡郵局玩法後,我絕不介意花少許時間在郵局櫃位輪候要求蓋上日戳,只是我卻帶上了數枚已經失效的舊郵票《葡中聯合發行:帆船》,結果在波爾圖被抓包要重新貼櫃位貼紙了。

經典角度拍攝的舊城區和杜魯河上帆船的明信片,就是這
一片貼上已失效的舊郵票。今次搬出來製作了極限片。


兩枚不同角度的路易一世大橋極限片,其實第二枚貼舊城區郵票亦可以。

用以套寄明信片的首日封,我選擇貼上兩枚最後一枚
跳橋郵票,頗有動感。補資的€0,50郵資標籤描繪有
少許似加亞新城和阿拉比達大橋。

這次我順便製作了其餘兩個我曾留下足跡的城市極限片,第一枚是卡斯凱什 (Cascais),小城屬大里斯本區的一部份,如果有買里斯本數日票,票價是可以乘搭火車至卡斯凱什的。作為里斯本最西邊的地方,除能遠眺大西洋外亦是首都居民渡假的地方。第二枚是奧比杜什 (Obidos),這是一座比較寧靜卻又是不少遊客的城市,和其他舊城一樣居民都是集中住在城牆之內,其實或許太多遊客的緣故,我對於這𥚃沒有太大興趣,或許是當日天陰影嚮,當然如果是半日遊來説算是不錯的景點。

記得我還有一枚極限片和首日封在集郵處等候蓋銷,至今日仍未返回實在無奈。然而本篇應該是二〇一七年最後一篇文章,在此僅祝各位新年快樂,下年再見。

卡斯凱什作為「二〇一八年歐洲青年都市」,郵局循例發行了
一套選輯四件青少年藝術作品和卡斯凱什燈塔 (Farol de Santa Marta)
郵票及小型張。

卡斯凱什街角一偶。

講起卡斯凱什燈塔,更為人熟悉的更是北面不遠處的
洛卡岬燈塔 (Cabo da Roca),作為歐亞大陸最西邊的地方,
是遊葡必到朝聖之地。這片極限片上是二〇〇八年
發行的燈塔大套票。

今年發行最後一套郵票是紀念奧比杜什和新伊達尼亞 (Idenha-a-nova)
被聯合國文教組織選為創意城市。



奧比杜什民居不乏一些不起眼但有特色的裝飾。

同時收到郵局寄來的二〇一八年新郵發行計劃單張,留意是
二〇〇八至二〇一〇年間發行的郵票及產品將會
在一月三十一日後失效。

201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續說突尼西亞明信片

三月的一篇《[明信片系列]突尼西亞篇》曾提及有些地方未能找到明信片實在感到遺憾,不過隨著整個地球都流行網購行為,大不了都是花點時間走訪這些「超級市場」補回空白,最近便從當地的集郵者入手數枚明信片和極限片,都是我曾經到訪但未有搜尋到合適好看的明信片。這些明信片看上眼都似乎是近年印製,或許是當地旅遊業再次興旺有關。


很早期這裡介紹過一枚實寄封關於突尼斯市的城門,我這次首先選購了一枚法國門 (La Porte de France/ Bab el Bhar)的極限片,銷二〇一三年突尼斯中央 (Tunis R.P.)郵局日戳。這座由法國殖民時期留下來的建築就在法國門外隔著兩條街的轉角位,都應該算是原地日戳了。法國門是進入突尼斯舊城東面主要入口,都是遊客必到「打卡」之地。其實舊城區也有西面出口,不過知名度略為遜悉,出口外都是政府辦公大樓和巴士總站而已。


第二枚添置的極限片是突尼斯附近的渡假小城西迪布賽義德 (Sidi-Bou-Saïd)清真寺,這座清真寺早在三十年代法國殖民時期已經登上郵票,而製作出的極限片使用的明信片都是從大街拍攝,然而今年發行的郵票也是從這個經典角度繪畫,只可惜郵局選用方型圖幅,令前方大街的景觀裁掉了。不過我就選購的極限片卻是傱寺後的小巷拍攝的明信片,算是比較特別而且有另外一種感覺。

西迪布賽義德小城一偶,此路通往山邊的瞭望台,遊客眾多,
拍攝時巧合沒有人而已。

另外我也購買了蘇蕯 (Sousse)和莫納斯提爾 (Monastir)的極限片。蘇蕯的極限片上的郵票主題是《海邊旅遊》(Le Tourisime Balneaire),恰好是二〇〇七年六月發行的,郵票雖然未有註明是蘇蕯,但突國著名的海灘都只有傑爾巴(Djerba)和蘇蕯而已,況且郵票圖案都近似蘇蕯,和明信片十分配合。同樣是海邊城市的莫納斯提爾今年有一枚新郵票關於城堡 (Ribat de Monastir),城堡建於阿拔斯皇朝的公元七九六年,屬阿拉伯.拜占庭戰爭中最早期建成的城堡。城堡以沙土建築並座落在海灣邊陲位置,內裡共有四層都是房間和武器室等。在隨後的千多年間至十九世紀,更多次擴建更樓至今日模樣。


蘇蕯海灘,拍攝時正是二月的寒冬,當然沒有人。


從海灣對角拍攝莫納斯提爾城堡。


城堡內的面貌,都是由地面向上望和地面的通道,留意有
一隻貓在通道的出口。

今次順道購買了Guermassa和Tamazret的明信片,這兩個頗為深刻的偏遠地方。Guermassa是另一個柏柏爾人傳統村落,現在和其他村落一樣已經被荒廢,居民都是生活在山下新建的小城,都是沙漠邊緣小城模樣,其實也甚有特色。至於村落卻仍然有人註守,但當然是可以隨便參觀。Tamazret亦是另一座沙漠邊緣小村,與Guermassa不同的是Tamezret完全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前往,接近與世隔絕。村民都用奇異但友善的眼光望外來者,可惜他們講的都是阿拉伯語,未能作出溝通。


從Guermassa 北面山脊向南望,可見居民洞穴和白色
的清真寺。

從居民洞穴外向北望,周邊是寸草不生的沙礫地帶。

Ghomrassen山上望現代化小城,很有沙漠邊緣城市特色。


到達Tamazret時第一幅照片,最高的建築物當然是清真寺。

Tamazret村內婦女工作情況,因屬偏遠地區的婦女不便把正面入鏡了。

套寄這些明信片回來的信封我選用了去年發行的《城堡遺跡》郵票,兩枚都是蕯發斯 (Sfax)和傑爾巴舊城城牆。蕯發斯我只是僅僅路過,我用了很短時間看了一下城堡,不過幸好只是路過,因為城堡人氣不及兩個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突尼斯和蘇蕯舊城。其實有點可惜的是信封用了B5大小的信封,在裁至C6大小時出現突兀的情況,有點無奈。


在蕯發斯看到的天主教堂,頗具地中海建築特色。

蕯發斯舊城外望。

舊城內的菜檔,可能是下午時段,顧客不多,和突尼斯、
蘇蕯舊城差很遠。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續說福克蘭群島新通用郵票

上一篇曾提及訂購這套福克蘭群島通用郵票時出現意外,以致並沒有相關圖片貼出。當然並不意外的是事件終完滿解決,全新的四方連安全放進郵册內,感覺良好。


事緣是打開套寄的信封後發現訂購的右上角角位四方連變成四條四連的郵票,本著難以䆁懷的心情,就嘗試即晩電郵當地預先通知一下稍後寄回錯票回福克蘭群島,希望可以換成角位四方連,便把錯票拍照存檔並附在電郵之內。想不到郵局的同事火速回覆並作出一個頗為血腥暴力的建議:因四條郵票全部都不過70便士,便請我把四條郵票剪毀並拍照給他們存檔,以作報銷用途,然後便立馬把四方連寄回。



説實話應該沒有集郵者會作出這勇悍的行為將郵票剪毀了,但其實不以此方式的話確實會浪費資源、亦浪費不少時間,毫無效率可言。不過為了減少傷害(此乃有自欺欺人之嫌),我決定從郵票的下半部以美術刀直接剪成兩半並拍照,然後用膠水把已損壞的郵票逢接。雖然已經成為廢票,但我打算先「雪藏」一段時間以後使用,不過最大的情況都應該會是當廢紙處理了。

新的郵票終於在兩星期後送扺,與聖赫勒拿二〇一五年鳥類通用郵票放在一起實在漂亮,這套郵票的病症因此完全治癒,實在應該再三感謝福克蘭郵政的幫忙。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福克蘭群島新通用郵票

颱風適逢星期日,變得「難得的」假期似乎浪費掉了,唯有在這裡添上一篇文章吧,當然發佈日期是隨心而定,因為從來都沒有說明是「即時更新」的。二〇一七年尚餘四個月,看來有不少國家已經公佈了他們餘下所發行的郵票圖稿,觀乎除中國大陸明日(八月二十八日)發行的《喜鵲》和台灣第四季的《保育鳥類郵票:水雉》外,應該沒有其他選購項目了,然而台灣的又是一枚難以貼在標準信封的小型張,看情況應該就此跳過,節省金錢、保護地球環境。

福克蘭群島新通用票票圖。

福克蘭群島至今的通用郵票仍然每五年一次更新,從成為客戶之後已經經歷過四套不同的郵票,今次再度以雀鳥為主題,不過全套十二枚都是福克蘭群島的「小鳥」,如此這般即是有部分物種都會是福克蘭群島及南美洲南部的特有種,如果是新入手的集郵者會是十分吸引,只是褔克蘭群島發行鳥類郵票的頻率極高,十二種物種其實以前都曾經登上郵票了,而且更為經典。

話雖如此,但我都是在七月中期間作出訂購了,其實我是不太希望這樣做了,始終郵局以人手貼郵票並不如以機器貼郵票般整齊,有時看到郵票不貼成同一橫綫水平便感到有點不安,如果能夠買回來自行貼好後寄回「倒戳」就是最理想不過了,而且也不會給集郵組增添麻煩!當然,他們有提供貼郵票「特別」服務我實在非常感恩的,雖不成同一橫綫水平但最少也我的效果圖一樣完美,無從挑剔。

如果有仔細留意票圖,我想大家都會感到很面善了,無錯就是和前年聖赫勒拿雀鳥通用郵票一樣的設計,只是國名和女皇頭像由金屬色改為黑色印刷。這令我有少許暇想如果南大西洋諸地的通用郵票能夠統一設計是多麼有趣,事實上各諸島郵票代理都是英國的Pobjoy Stamps,或許真的有此機會也不定。或許我嘗試寫信提議一下,或有可能願望達成。

同時發行的自動黏貼郵票,只以小册出售。

除了首日封和極限片,我也有如前一樣訂購了低面值角位四方連,不過收到時變了一條四連的郵票了,這事我仍在咨詢更換中。另外郵政局同時間發行一無面值自動黏貼郵票小册,物種雖然和10p相同唯圖案不同,適用於島內起重資費,不過最奇怪的是套票並沒有適合島內資費的31p(上一輯《鯨魚及鯊魚》在郵資調整時有增發,圖見前幾次的文章)。

寄回郵票、單據和極限片的「巨型」信封。

混貼四枚郵票符資以普通空郵寄香港,有沒有發現信封上少了東西?
就是過路倫敦的橙色條碼。

貼兩枚符資以航空掛號寄香港,又多一個地方可被我玩雙戳了(其實以前
都有,不過是官封),我實在很喜歡這樣玩法以「挑戰」上一代
的集郵者應為只有日戳才是最好的想法。有多一顆圖案戳實有畫龍點睛
的效果,當然太多就不理想了。有少少可惜是掛號標籤上的騎逢

郵戳並不乾脆利索,要補蓋另外一顆,而香港入囗掛號郵件標籤亦十分礙眼。

套票中有兩枚是褔克蘭群島特有種,故此如要製作極限片相當困難。
我只能做到一枚科氏鷦鷯 (Cobb's Wren),這個物種要到二〇〇八年才
登上郵票,一直以來都是鶯鷦鷯 (House Wren)的亞種,
而至近年才獨立成種。科氏鷦鷯已屬頻危物種,在一九九八年
的統計只有八千對左右生存,然而一直受野鼠和野貓的威脅。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二〇一七年郵資標籤總結

看到這個標題,我想以為我走得太快,又是聖誕節新年了。不過其實說實話除了英國將要在九月十三日發行的《皇家郵政遺產:空郵運輸》(Royal Mail Heritage: Mail by Air) Post & Go郵資標籤值得訂購之外總括來說應該可以收攤「埋數」了,總結來說今年只做了先前介紹的人島《三曲腿圖通用郵票》和星嘉坡《星嘉坡天際綫》外,就只有直布羅陀、澳門和葡萄牙有做了,這三個地方按目前計劃今年都只會有一枚(或一套)發行。

同之前一樣直布羅陀的《雞年》 (Year of the Rooster)選擇在倫敦春季郵展上發行,就如人島的郵資標籤一樣我選擇請倫敦朋友幫我代為打理,然後請他訪港期間交給我製作封片。過程我不多介紹了, 因為和之前的一樣,不過我今次也順便請朋友代購春季郵展加字版《直布羅陀彌猴》(Barbary Macaques),這款郵資標籤首次在二〇一六年的紐約世界郵展上亮相,然後就與《直布羅陀旗》(Gibraltar Flag)一同放在郵局機器內售賣。

早兩日收回寄澳門代收的信封,巧合地因為「倒戳」的緣故,今年和去年的信封彷似用了兩個月由直布羅陀寄去目的地,當然這只是假像加上少許趣味。不過今年寄澳門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那枚紫色的「International Signed」掛號標籤。早一年他們參考了英國,直布羅陀把郵件掛號優化,將一部份區域如歐洲大部分國家、亞洲區星嘉坡、香港等只提供 「International Tracked and Signed」可全程追蹤及需要簽收的掛號服務(即綠色標籤);而其他地方則只有「International Signed」簽收掛號服務(紫色)。不過和英國不同的是兩者收費並不相同,即是說寄同樣的一封掛號郵件,寄往香港和澳門便會有不同收費了,而英國則是統 一的。


至於極限片我選擇了朋友贈送的「警察郵學會」明信片,片圖由一堆香港郵票砌成,並沒有什麼特別,不過贈片就無謂挑剔了。


重貼去年的《猴子的一年》(Year of the Monkey)信封及其背面,
蓋有沙田中央派遞局(SCL)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雙圈日戳。

《雞年》及春季郵展加字《直布羅陀彌猴》郵資標籤的信封,
補《直布羅陀雀鳥》通用票符資寄澳門,背後銷二〇一七年五月
十七日到達戳。

極限片,一如以往沒有任何特別郵戳可以提供。

澳門的《雞年》郵資標籤改在五月才發行,如同去年的預告,今年選擇放棄過澳門了。而事實上種種理由之下亦無法去澳門一遊,只好請朋友代為製作了,而製品亦大幅縮水至只有一枚官封和一枚極限片,連經典五十元也欠奉,看來這個組合應該會成為隨後七年的標準。


找朋友代辦的官封,預先把地扯可撕標籤寄給他了,待收回
才撕走並在信封上補蓋地址。為保持整潔統一,真的是接受不到
手寫地址了。

又是這枚明信片,我承認確實比較悶的,不過朋友就是給
我兩枚了。

葡萄牙慣常每年都會發行兩套郵資標籤作更換,不過今年郵票好像編排太密了竟只有一套,然而也是三枚一套。葡萄牙的郵資標籤機一般裝置於郵局外,另外較多人使用的地方和澳門一樣設置一整座的郵亭。不過要注意的是這些機器早於千禧年裝置,至今年都已經用上十七、八年了,卡幣的情況經常發生,我就是試過了,還要是星期日,難以求助。今年的主題是《國際可持續發展旅遊年2017》 (2017 Ano Internacional do Turismo Sustentável para o Desenvolvimento),三枚郵資標籤都是插圖化了葡萄牙的旅遊熱點,不過可惜這三幅插圖難以判斷所畫的地方,冒險製作原地極限片實在有浪費資源之嫌。幸好我手頭上有一張昔日在納扎雷 (Nazaré)買了但未有使用的明信片,我便嘗試做此片了。


納扎雷位處葡萄牙中部,由里斯本坐長途巴士前往的話要約需二小時車程而已。十年前去的時候因只有早上有巴士直接前往,我便順道先去奧比杜什 (Obidos)然後再去納扎雷作一天遊,還記得這兩個地方都是前一天才決定去,事先沒有任何計劃。納扎雷昔日是窮困與世隔絕的漁村,分開山上和山下兩個區域,區域間用䌫車(纜車早數年曾登上郵票)接駁,已經有上百年歷史了。至近數十年,下區沙灘發展成旅遊勝地,而冬季間從大西洋吹來的數十尺巨浪更是聞名世界,吸引喜愛挑戰的滑浪愛好者。

講到這裡其實有點離題,不過最尾要補充一下今年稍後有一套郵票關於奧比杜什,到時又要繼續入貨了。

納扎雷郵局外的郵電招牌,我倒發現是每個地方都不同的。

十年前我用他們的郵戳都已損壞嚴重了,結果最近數年換了膠戳,
其實對我來說有點可惜,始終鋼戳比較精美。葡萄牙在近年開始加快
使用膠戳替代損壞的鋼戳,即是說換一把便少一把,買少見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