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博客 (Chinese version 中文版) 新浪博客 / Blogspot | Philatelic of Birds
C6 Club | WWF | Maximaphily (Maxicards)


新浪博客返回Blogspot,除了舊文章會逐步搬回本頁外,日後這裏和新浪博客會同時更新。本頁只以中文介紹和簡單記錄製作郵品過程,雀鳥専題郵票會作優先介紹,而留言功能在本頁建立時已經開放,其他並未介紹的郵品可以參觀另外專頁C6 Club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福克蘭群島及屬地郵戳

繼上星期完成列支敦士登所有郵局及處理中心的掛號標籤後,本星期再完成另一個任 務,就是福克蘭群島及屬地近年的手蓋郵戳,這個任務可以說容易亦可以說難:容易的地方是差不多全部都可以委託福克蘭集郵組代為處理,難的地方是因為亞南極 的南喬治亞及南三文冶島和處於南極圈內的各個英屬南極領地郵局都因船期不定再加上需要頗長時間運輸,每次均只可以製作少量數目的品種,而最麻煩的是南極領 地各國郵局都只在夏季開放,故如製作失敗戓錯過船期,便要等多一年重新製作。

簡單介紹一下福克蘭群島及屬地的郵局,首府士丹利港 (Stanley) 就是郵政總局的所在地,當然集郵組亦在這裡營運。據記載郵局共使用5把自動上墨撥輪日戳(1-5號,1號已經暫停使用)及1部用以蓋銷普通郵件的機械日 戳,全部手戳沒有使用限制,即可銷普通郵件、掛號郵件或集郵品,叧外福克蘭群島上有兩間郵政分局,分別是位於機場Mount Pleasant 和位於西褔克蘭島的第二大聚落Fox Bay,這兩間郵局均只有1把自動上墨撥輪日戳(2把均無編號),除了有心人和Fox Bay鎮內居民外大部分遊客都只會從士丹利港寄出郵件及明信片(大都會以機械戳蓋銷),故此從這兩間分局寄出的郵件較為少見,順便一說,有近百年歷史的 Fox Bay舊郵局去年重新佈置成為地方郵政博物館並由安妮公主主持開幕,郵局外的英皇愛德華七世郵筒由英國郵政博物館捐贈。

福克蘭集郵組官方郵件銷士丹利港2號戳。


銷士丹利港3及4號戳的掛號郵件。

銷Fox Bay日戳的國王企鵝極限片。

上段提及的Mount Pleasant 機場是福克蘭群島唯一一個機場,屬民用及軍用機場,民用的話只有智利的LATAM提供固定航班來往智利的聖地牙哥 (Santiago)、蓬塔阿雷納斯 (Punta Arenas)和航線中途站阿根廷的里奧加耶戈斯 (Río Gallegos);另外由Air Tanker以皇家空軍名義開辦的航班往亞森遜島和英國。機場內的郵局在1984年11月2日開幕,不過機場卻有另一間郵局是由英國皇家空軍營運的軍郵郵局 (BFPO),郵局編號為655,不同之處是軍郵郵局一般是使用英國郵票的。

從Mount Pleasant寄出的信封,加蓋士丹利港4號戳,兩戳竟相隔近4個月。

從BFPO 655寄出的信封,郵戳模糊,依稀辨認出日期是2016年2月1日,
並加蓋2月2日的士丹利港5號戳。此圖片已經經福克蘭郵局確認是英軍郵局日戳,
一般來說軍郵應使用英國郵票而非福克蘭郵票,此封我原本計劃是做欠資
不過失敗了。

南喬治亞及南三文治島 (South Georgia and South Sandwich Islands)和英屬南極領地 (British Antarctic Territories)的郵局都是由福克蘭郵局打理,這些郵局除每年的科研人員使用外大都會服務乘搭郵輪去南極旅遊的遊客。南喬治唯一的King Edward Point使用2把撥輪日戵,而英屬南極領地:Halley、Rothera、Port Lockroy及Signy各自使用1把撥輪日戳。要說說的是這些郵局位處偏遠,未能鋪設光籤線路,都仍然使用帶各自局名的掛號標籤,然後郵件運至士丹利港才補貼福克蘭群島的掛號標籤 (以FK代號),當然如郵件寄往福克蘭群島便不用補貼了。

2012年的《世界自然基金會》郵票實寄封,銷King Edward Point 1號戳。

南喬治亞及南三文治島《星空軌跡》實寄封,銷新刻鑴的
King Edward Point 1號日戳。

南喬治亞及南三文治島《信天翁》首日實寄封,補銷King Edward Point 2號日戳。

銷Halley的巴布亞企鵝極限片。

最近收回的Port Lockroy基地信封,Port Lockroy和下面會提及的
馬蹄島郵局都是由英國南極遺產信託 (UKAHT)營運。

從Signy寄出的《企鵝》首日實寄封,使用Signy郵局掛號標籤。

蓋Signy的馬可羅尼企鵝極限片,這片之前《世界鳥類郵票2014》介紹過了。

昔日英屬南極領地日戳(網路圖片)。

英屬南極領地昔日多個基地都因種種原因關閉,當然連帶郵局也一併關門,從上圖的郵戳圖可知基地也近12個了,2015年英屬南極領地一套《歴史基地》(Historic Huts)有描繪其中5個已關閉的基地。2017年2月英國的南極探險隊再次去到馬蹄島 (Horseshoe Island)作短期考察,同時竟重開關閉近50年的郵局。下面最後一幅圖便是郵局營運首日寄出的郵件,可惜據了解郵局並未有專用掛號標籤。

《歷史基地》首日實寄掛號,由Rothera在2015年11月17日寄出,
2016年4月29日經過士丹利港。

福克蘭集郵組在11月發出的馬蹄島(臨時)郵局重新營運通告。

馬蹄島郵局首日營運信封,巧合《歷史基地》中76便士圖就是昔日
馬蹄島Y基地,符資寄出。

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任務完成

還記得三年前的文章《列支敦士登郵政》嗎?文章中提到有一個掛號封被誤貼(或者稱「錯有錯著」)9496 Balzers國內掛號標籤而被9494 Schaan BZ GKS處理中心補貼正確的國際標準掛號標籤,今年趁購買和製作《歐羅巴2016》極限片時補做這個掛號封了,即是説列支敦士登郵局掛號標籤已經全部收集完成了。郵票我用上列國的台柱郵票設計大師Hans Peter Gassner所設計的《SEPAC 2016:四季》郵票,郵票以抽象方式順時針方向用顏色和不同大小圓點說明四季不同的景況。



Hans Peter Gassner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已經為列國繪製郵票圖案,除了皇室人員郵票外,他所設計的郵票均用上抽象和插圖手法處理,別樹一幟。2013年所發行的《數學(黃金分割數列)》 (Mathematics),便是以三片樹葉來說明黃金分割的公式。




最後我找到2013年曾經製作的《瑞士、列支敦士登海關條約九十週年 1923-2013》(Zollvertrag Schweiz - Liechtenstein 1923-2013)首日封,這個首日封當時是和上面的《數學》首日封同時製作,不過我已經把這個封忘記了,最近整理藏品時才重見天日,郵票是廣角高空拍攝的瑞士及列國,兩國中間以萊因河分界。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明信片系列]突尼西亞篇

這篇文章之出現,完全是因為整個二月根本沒有好東西返回,而且三月天氣寒涼,山間障氣潮 濕,並不適合作任何活動。為增加點擊率終找回多年前去突尼西亞時所寄的明信片貼一貼,説實話我是有點後悔買和寄太少了,而且當年竟然沒有在人跡罕至的小村 發挖明信片或者乘機寄信回家真的錯失良機。及後整個國家翻天、中東地區局勢不穩,曾去過的熱門旅遊熱點巴度博物館 (Musée du Bardo)及蘇蕯 (Sousse)均曾遭到恐怖襲擊,除國家出現動盪外更嚴重打擊旅遊業。據知香港旅行社曾一度暫停前往突尼西亞,而我亦因行動開始遲緩,已無心無力一個人 去這些偏遠地方,相信將來應該沒有機會再踏足這個特別的國家了。

在五年前,我已在這𥚃簡單介紹過突尼西亞首都突尼斯及附近的世界文化遺產迦太基。今次重新整理介紹的是明信片,然而這十天的旅程其實所到之處不多,而且有些地方難以以一人之力可到,只能精選和順路程編排要到的景點了。

作為旅客,首站必然到的是突尼斯,這個城市慨分法國統治時代的新城和已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舊城 (Médina de Tunis),當然還有近年新開發的周邊地區。法國統治時代的新城從舊城區東面市中心的哈比卜.布爾吉巴大道 (Av. Habib Bourguiba)作主軸然後向南北方向擴散,大道兩旁至舊城區外圍都是法國時代的法式建築,至於舊城區西面則是阿拉伯人生活區域,雖然部分建築都有法 國風格,但和東面法國人所建建築相比顯得較為混亂。我在突尼斯市只寄了兩張明信片,第一張是現代版的突尼斯,見到舊城區的入口法國門 (La Porte de France)和前面的哈比卜.布爾吉巴大道,大道兩旁和法國門後都是特色的法國建築,後面的舊城區都遮蓋了。第二張是翻印的黑白照片,是百多年前的法國 門,可以見到門的兩則卻有不少建築,看來都是近年整頓被拆了。




突尼斯還有一個不能不去的巴度博物館,裡面收藏不少古羅馬及迦太基時代的藝術品,當然是雕像和大型馬賽克拼圖,我在這裏買了一張湼普頓海神 (Le Triomphe de Neptune)馬賽克拼圖明信片,這巨大拼圖是博物館收藏品之一。


由突尼斯坐電車向東行,過了突尼斯湖便是著名的歷史遺址迦太基 (Carthage),記得不少的明信片只有這一張圖案面有印有地名,買明信片當然首先要挑選圖案面印有地名的,就算將來不記得這裡是什麼地方最少也有地名辨認。圖案面是迦太基國家博物館(即迦太基天主教堂 (Cathédrale de Carthage))外的羅馬柱遺跡和迦太基新市,背後是突尼斯灣 (Gulf de Tuins)。從迦太基再次登上電車,再過兩站便是著名渡假勝地西迪布賽義德 (Sidi-Bou-Said),這裡大多數建築都髹上藍和白色,有點像希臘聖托里尼,當然最大分別莫過於阿拉伯式大門。




離開突尼斯從北向南一直數,第一個是位於突尼西亞的東北城鎮比蕯大 (Bizerte),城鎮除了是突尼西亞最北城市外亦是非洲大陸最北的城市,好天氣時這裡還可以遠眺歐洲大陸。這裡亦是小漁村,舊城區出面便是停靠船艇的小灣,明信片上照片和水彩繪圖就是小灣和民居。




雖然曾經去過蘇蕯,但可惜反轉整個舊城都沒有買到實景(而又標上地名)的明信片,實在奧惱。我只找到這張水彩畫明信片,沒有地名,離遠看似是蘇蕯的舊城和 清真寺。蘇薩舊城區亦是突尼西亞其中一處世界文化遺產,不過與突尼斯不同,蘇蕯舊市的街道並非在室內,而且比突尼斯細很多,並不容易迷失方向。我在這個有 趣的舊城找到便宜的酒店,裏面的裝修很有六十年代的特色,當然更特別的是每早五點半都聽到清真寺的早禱廣播,如果接受不了晨早被打擾(留意可蘭經的音調有 點令人昏昏欲睡),那就請移玉挑選位處海灘旁邊的有空調四星級酒店了。




再往南走便是莫納斯提爾 (Monastir),這小城並非旅遊熱點,我在這裡的原因是從蘇蕯返回突尼斯時順道經過。莫納斯提爾是突尼西亞國父即首任總統哈比卜.布爾吉巴出生之 地,當他去世後突國在莫納斯提爾建一紀念館並將國父在這𥚃下葬。紀念館免費入場,但如要拍攝的話便要購買拍攝票(突尼西亞全部博物館都需要拍攝票,當然 亦可適量金錢收買職員),我並沒有買拍攝票不過偷偷拍下布爾吉巴的棺工了。明信片便是哈比卜.布爾吉巴紀念館和出面的廣場。




其實去突尼西亞遊覽的話絕少人會錯過傑姆 (El Jem)的羅馬帝國時期所建的競技場,這個聲稱是世界三大競技場之一是唯一一個座落非洲(其餘兩個是意大利羅馬和卡普阿 (Capua))。只是競技場地台並不完整,以致有人認為競技場並未完成建築工程。



我遊突尼西亞的路線是先完成突尼斯北面的景點,然後再坐夜班火車南下往泰塔溫 (Tataouine)再慢慢北上返回突尼斯,即是一晚之間由地中海氣候地區轉為沙漠氣候地區,夜班火車固定十一時半從突尼斯發車(在此強烈建議應選擇頭 等,最少有暖氣),約上午四時半左右便到加貝斯 (Gabès)。加貝斯當年已經是突尼西亞鐵路最南一個車站,繼續行程往南或東行前往利比亞則需轉乘巴士。幸而車票往泰塔溫是包括由加貝斯往泰塔溫的巴 士,不用擔心巴士仍然有空調設備,只是泰塔溫車站竟然在城外一公里處,只好坐的士(記得是順風車)去市區了,至於酒店⋯我想應該是民宅居多。

我在泰塔溫根本找不到明信片,幸好我在突尼斯已買定了,又是一張照片加水彩畫的Chenini舊村落。Chenini位於泰塔溫以西,每日只有數班巴士經 Ghomrassen到Guermassa,然後再轉巴士前往。幸好當日酒店(民宅)有一意大利夫婦也是前往該處便乘搭順風車了。明信片上的 Chenini是山區的柏柏爾人昔日的洞穴村落,當然村落已經棄置而村民在山下建成現代化的小村。白色的建築是清真寺,可惜未能入內參觀。據我買回來的書 籍介紹,洞穴是磨製欖油的地方,我真的在其中一個洞穴找到石磨。



Chenini、Ghomrassen、Guermassa等都是沙漠邊緣地方,故此城外極為荒涼,不過話雖如此,如果是《星球大戰》迷應該對這些地方並不陌生,除了這些地方名都曾出現過片集外,該處的柏柏爾人舊村落:例如Ghomrassen附近的Ksar Hadada都曾經作為真實場景拍攝。只是這些地方政府投放資源不多,居民窮困,而且民風較為守舊,不過居民都很友善。Ghomrassen和Guermassa都因為只是小鎮交通不便沒有遊客,所以都沒有明信片了。沙漠邊緣地方還有一個地方極為值得去的地方是瑪瑪他 (Matmata),如果要由泰塔溫去就要先返回加貝斯再坐車前往,一般來說市鎮間的交通最便宜都是坐「共享的士」(Shared taxi,即坐滿十四人的小型巴士),而偏遠地區,例如我由瑪瑪他往十公里外(其實不算遠)的Tamezret則沒有交通工具,只可以步行(!)或截順風車了,幸好行了不久竟真有順風車。

瑪瑪他之所以出名在於昔日拍攝《星球大戰第四集:曙光乍現》出現的天行者在塔圖因星球的家園,這地下洞穴原本就是一間營運中的酒店,其實我也在這裏少住了 兩天,住在山洞的感覺真的很特別,特別是夜晚有如與世隔絕一樣,不過夜晚望上天空是非常美麗,只是旅遊時應該是淡季(有可能已評為黑店),竟然只有我一位 住客!明信片就是這酒店的客廳了,留意圖右仍然有拍攝電影時的裝置。



旅途中經過加貝斯和蕯發斯 (Sfax)都沒找到明信片,而已臨離開時我在機場找到一張地圖明信片作個補償,一片包括全部突尼西亞景點。然後我又找到機場郵局把明信片寄出,可能已經是夜晚十點營業員已經打算睡了(機場郵局二十四小時營業),只好喊十分鐘左右才能把人喊出⋯可惜片沒蓋戳,白花心機。




順道一提,漢莎航空班機有明信片提供,不幸我只拿到一張,圖案是漢莎機上刊物介紹的埃利亞斯.伯頓.福爾摩斯 (Burton Holmes)旅遊攝影書籍《Early Travel Photography: The Greatest Traveler of His Time》中的柬埔寨吳哥窟照片,當然要在德國寄出是不難的,因為機場就有郵資標籤機而書店就有郵票賣了,然後順道買一張法蘭克福明信片留念。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挪威雀鳥(第三輯)

 
灰背隼 (Merlin) / 燕隼 (Eurasian Hobby)

在前數篇的《挪威雀鳥(第二輯)》 曾提及,第三輯會於二〇一七年伊始便發行,兩枚郵票都描繪猛禽系列的物種,按挪威郵政官方集郵刊物介紹,第一枚(編號1950)是灰背隼 (Merlin),一共有2000至6000對生活在廣泛的挪威國境中,灰背隼一般都會避免在農務地帶和森林中出現,這些地方因為氣流問題使他們難以起 飛。灰背隼在歐洲來說屬於身型細少的猛禽,最大身型都不超過30厘米,這種身型能方便隱藏山崖之中並高速俯衝抓住獵物。第二枚(編號1951)是燕隼 (Eurasian Hobby),長度約34厘米的燕隼以快速、敏捷並像一般的燕子見稱,幼兒時雌鳥都會餵哺昆蟲和蜻蜒。在挪威境內,只錄得50對燕隼的紀錄,絕大部分都在 東南部較多混合樹林和沼澤地帶的海德馬克(Hedmark)錄得,而燕隼更是當地的代表雀鳥。

極限片都選取上世紀三十年代比利時著名動物插畫家Hub Dupond繪圖明信片,這些古老舊片雖然年代久遠但設色迫真,很多時都同時間繪有雄性和雌性圖案。雖然尺寸較為小但效果比照片明信片更為良好,燕隼一枚更繪有雌鳥剛捕獲一隻家燕 (Barn Swallow)。

一如既往挪威集郵組快速完成並退回,不過比較有趣的是他們把我原本準備好的信封換成他們的官方信封,並且免費「昇級」加貼一枚10克朗郵票,而我亦終於得到他們的優先郵件標籤了。